《礼记》解读 《论语》故事

《论语》中的故事(47)

第十六章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

韶是表现舜功绩的乐曲,通常这种乐要有曲、有歌、有舞,主要表现的是舜一生的主要成就。

舜的位置是通过禅让来的,在尧退休之后,他通过自己多年辛苦积累的功勋和个人的道德、能力征服了人们的心,而继位成为了天子,在孔子之徒的眼中,这是最好的一种结果,天下就该交给那些道德最高尚、能力最强的人来管理,而且交接方式最好的就是这种瓜熟蒂落式的禅让制度。

周武王是在牧野击溃了纣王的军队,迫使纣王自杀而成为了天下共主,站在周人的立场,周武王为周的发展崛起立了大功,但站在礼乐文化的立场,却总感觉有些美中不足,与尧舜禹的禅让相比,这种方式总让人感到有些差强人意。

这也是与武王相比,孔子与孟子更推崇他的父亲文王的一个原因,他们认为文王在自己的势力远远超过纣王的时候,还能恪守臣道,这才是天下的典范。

其实这种想法有些一厢情愿,周的发展、崛起已经对商构成了威胁,从武王的祖父那一代,周就不断地遭受商的打压,文王更是曾经被商囚禁在羑里,因为没有翻脸的本钱,文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隐忍不发,周人用重金将他从纣王手里赎了出来。

就在文王去世的前一年,他将都城东迁至现在的西安附近,它距离商的腹心已经非常近了,这是明显的一种挑衅行为,同时意味着周有了与商直接对抗的势力。

一年之后,文王死了。可以预想,如果文王的寿命足够长,灭商的事业将在文王的手中完成,而不是由武王发动。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

若是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所谓历史,有的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周武王的功勋反映在乐中,就是大幅的与纣王作战的场景,这首乐的全称为武象。禅让是顺受,武功是逆取,反映在韶与武中的就是这样一种理念。

孔子说:韶,尽善尽美;武象,尽美了,但不能算尽善。

这实际是对武王灭纣的一种委婉的批评,认为还应该继续等待时机。武王灭商之后,并不是像孟子说的那样,商人欢欣鼓舞,出现了“箪食壶浆以迎将军”的场面,而是不断遭到商残余势力的反抗,直到三年之后,才由周公将拥护商的势力清除干净。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孔孟,都是深知的。

 

 

第十五章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

这一章记录的是当时一个人对于孔子的评价,就这一章的内容来说,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不过有三点需要注意的地方。

1、君子在《论语》中一般的含义是执政者,但在这里是指修养与能力都比较高的个人。因为礼乐文化对于执政者要求一般都比较高,渐渐地君子就衍生出这样的含义来。

2、孔子到达这里的时候,是失去官位之后的事情。

3、仪是一个地名,封人是守卫这个地方的边防官员,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有这样的见识?

这个人究竟是谁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但为什么一个不起眼的边防官员竟然有着这样的见识却有答案。

古代的继承制是这样的:除太子之外,王的儿子可以得到封地成为诸侯;诸侯的儿子可以得到封地成为大夫;大夫的儿子中,除了一到两人可以继承先祖的事业之外,其余的都将降为士,沦为打工仔(当然如果能力强,表现好,为国家立了功勋,仍然可以得到封地做大夫);士分三个档次,最末一等的收入与普通农民的年收入差不多,士的儿子除了一个人可以继续父职之外,其余就都变成普通人了,想要出人头地就要重新做起。

也就是说,就算一个人的父亲是周王,那么经过四代之后,他的子孙中有许多已经变成了平民。不过,这些平民与普通老百姓家的孩子还有一点点不同的地方:受过高等教育。

这些人地位的降落在中国文化的发展中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将文化由贵族社会带动了民间,这在无形中提高了整个华夏民族的素质。

由于早期的统治者承担着繁重的社会义务,所以有相当多的人并不热衷于重新回到贵族的社会去,而是安心于普通人的生活,这种趋向形成了中国的隐士文化。

研究中国春秋时期的历史,经常会发现一些人操着普通的职业,却有高妙的见解,实际这部分人的出身大多都很高贵,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像《论语》中记载的仪封人、子路问渡的长沮与桀溺、歌而过孔子的楚狂接舆已经曾经接待过子路的老丈,大概都是这样的人。 

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名不见经传,但他们在做着一件人们都看不见的工作:文化传播。

将自己受到的教育传播给周围的人,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发酵的过程,到了战国时期,终于与社会形势的改变一起,催生孕育出了辉煌的战国文化。

这种情况是研究中国文化的人不能不注意的一种趋向。

这一章的译文如下:仪地的边防官请求拜见孔子,说:所有到过这个地方的君子,我都有见一见。跟随孔子的弟子把他引见给了孔子。他从孔子处出来后对孔子的弟子们说道:你们不要担心夫子丢了官职,天下无道已经很久了,大概上天是要把夫子做木铎来引导人们吧。

木铎是过去传令人敲的一种工具,大概类似梆子之类的玩意儿,传令人敲着它,目的是引起人们的注意,告诉人们在什么时节应该做什么事情。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