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人文百科>>

古代后宫洞房里的尴尬事儿

  (一)人性与兽性的区别
  人与兽的区别,就在于人是直立、挺胸、抬头的。人性与兽性的区别,则在于人能够做到自我控制,不似兽性般任意发泄。人性中包涵了情感、爱心和善良,而兽性则完全是没有节制的欲望、以及对欲望不择手段的获取。兽性不只兽类独有,人类也会有。人性和兽性有时就在一念之间,两者可以相互转化,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界限。人性的缺失、泯灭,渐渐就会表现出兽性的一面。而兽性频发、坏事做尽的人,偶尔也会良心发现,这正是人性的东西起了作用。

 

  人之初,性本善。人性是与生俱来的,但它会因外部环境的影响而发生改变。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子,你是绝不会想到他将来有一天会成为杀人犯或是抢劫犯的,这都是后天环境影响的结果。因为环境容易激发人的另一个基本本能:欲望。在路卫兵看来,欲望这东西很具体,也很抽象,你能强烈地感受到它的存在,却很难将它像一件物品一样,搁置一旁封存起来。

 

  从性质上讲,欲望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有崇高的,也有龌龊的。这和一个人的价值取向有关,也和这个人后天形成的素质和修养有关,就看你想要什么,给自己规划什么目标了。从程度上讲,欲望也有个临界的极限。浅浅的欲望,有时可算作心中一个阶段性奋斗目标,往往能起到积极的作用,也能让人身心愉悦。而当人性的欲望强烈到没有节制的时候,就会向相反方向发展,它会成为一个人的心里负担,时刻压抑着人性的健康,也就很容易转变成兽性了。

 

  欲望也和人的地位有关。比如古代,一个老百姓和一个皇帝,二者的欲望就不一样,老百姓只图平安快乐、衣食无忧就行,没影儿的事一般不会去想。或许他偶尔也会有当皇帝的欲望,但往往只是一闪念,让心悸动一下就完了,不会整日抓耳挠腮、萦绕心头,那样搞不好会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而作为帝王,拥有至高无尚的权力,可以得到任何喜欢的东西,你一生不敢奢求的,对他们来说可能不过是小菜一碟、小事一桩。

 

  再比如对待女人,老百姓娶上一房婆姨(或老婆或太太),条件好点的可以纳个妾换换口味(如今不允许随便换口味,改包二奶或找小三了,形式不同,性质一样),此外不会有太多的奢念,顶大也就再去个怡红院、翠花楼啥的找找刺激就完了。他们的欲望终究是有限的,用老百姓的话讲,叫还算靠谱。可皇帝就不同了,只要他愿意、他喜欢、他高兴,他的身体条件允许,就可以无偿占尽天下的美女。

 

  占尽说占尽,皇帝也不一定就比老百姓快乐。老百姓虽只有一个糟糠之妻,却能荣辱与共,成为一生相知的伴侣,虽不富足,却能共同享受着人性的快乐。而皇帝对女人的随意性和任意性,会让他们省略掉情感孕育的全过程,或是将复杂的情感简单化,而只表现出占有的欲望,将人世间最为有情有义的东西也看成了一种物品或符号,甚至麻木到践踏人伦的可怕地步。那时他们的兽性表现,就会大大超越人性。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中不胜枚举,十六国时期、匈奴汉国的武昭帝刘聪,将自己近亲族人的两个女儿四个孙女一同纳入后宫,姑女六人同事一夫,令人汗颜。五代十国时期的梁武帝朱温,连儿媳妇也要侍寝(关于朱温同志的“光辉”事迹,我们前文中已有评述),藐视人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些,无一不是兽性的彰显。

 

  皇宫是最能淋漓尽致展现人欲的地方。特别是色欲和权欲的膨胀,势必会做出有悖常理的事情。在这里,人的欲望已不会受到任何控制,只由着性子任意发挥,在兽性的舞台上尽情演绎。

 

  背离人性,其实是很纠结的一件事。兽性之人绝不会做到完全的心安理得,只是那时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人的最初的最原始的东西,始终会在内心激荡,与兽性做着不懈地斗争,就看最后哪个占上风了。前面说皇宫里最能体现兽性,其实也不能一概而论,固守人伦的皇帝也还是大有人在的,他们有的虽然色欲熏心,但并不会突破人性最后的防线。我们今天说的这事,就是彰显人性美好的一个特例。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