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人文百科>>

好色嗜酒爱玩的齐桓公为何能成为春秋首霸

现代有一句俗语,“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
 
春秋时期的齐国火车还没有发明,只有马车和牛车;所以车头就是马或牛一类的大牲口。为了使齐国的大车轮子跑到诸侯前面,做老大出风头,这个驾辕的壮劳力必须是姜小白。
 
但一开始姜小白对自己没信心,担心不能做个合格的大牲口;曾经抢先向管仲搞了一次自我揭发的交心工作。交流过程是这样:
 
姜小白垂头丧气地说;我有三大不幸,治国有困难。
 
管仲表情诧异,道:没听说啊。
 
姜小白诚恳地又说;第一,我有个跟我大哥一样不太好的爱好,打猎。而且很执着,等鸟都睡觉了才回家。耽误事,很不幸。
 
管仲没有批评,只说一句;不要紧。
 
姜小白再次敞开心扉,继续说;第二,本人好喝,而且特别能战斗,酒量也不错,白天喝到晚上也不醉。就是耽误事,的确不幸。
 
管仲又没说啥,还是一句;不要紧。
 
姜小白受到鼓励,一咬牙说出隐私;第三,我好色,表姐都娶过……几个。太不幸了!
 
管仲的回答仍然干脆;不要紧!
 
姜小白有点晕。本来等着挨一通狠批,只得到三个字——不要紧。换做鲍老师交心,一顿臭骂是免不了的。他开始疑惑,继而怀疑管仲有点拿自己打镲,脸上挂不住,不高兴地质问;这三样都不要紧,还有什么事情很要紧?
 
这么说,等于把自己比做人渣。姜小白勇敢面对自我,评价很不客气。
 
世界上能看懂自己的人不多,而当面把自己缺点讲出来的更少。不怕有缺点,就怕看不到,或者瞪眼不承认。有的人不承认是虚荣心做怪,有的人的确是自我感觉良好。这两种人都不好伺候。
 
头一种人,好面子,个人尊严放在第一位,也不管这尊严有无意义。只要你使他感觉脸面无光,立刻恼羞成怒,安排你去地府观光,票是单程。三国时期,田丰就有幸收到过袁绍送来的这么一张票。
 
后一种人,不听劝,谁说也不行,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自然,做蠢事也是天下第一。能臣遇上这么一位仁兄,只有嗟叹生不逢时,自认倒霉。
 
姜小白虽然毛病不少,问题挺多;但相比那两种人来说,显然很好伺候。第一,不好面子,脸皮厚;说啥都听着,不急,也不送观光票。第二,感觉自我不太良好,虚心,有错就改,好同志。人虽然好,就是信心不足。
 
现在管仲必须得让他自我的评价客气一点,因为改革的大车需要一匹马力强劲的大牲口。马车驾驶员都知道,新驾辕的大牲口,有些是不愿意上套的,尤其是健壮又跑得快的好牲口。原因很简单,野性未褪,抵触驾辕工作,对多拉快跑没信心。这时候,车把式不能急,如果愣往上架,牲口容易惊着。搞不好就拉翻了车,上演一出大街惊魂。先要抚抚毛,夸奖几句,说点好听的(某些牲口通人性),再给几根胡萝卜,引导它充满信心地,走上驾辕岗位。
 
所以,管仲拿出了准备好的胡萝卜。他说;最要紧的有!就两样,都不能干。一是不果断,二是不积极。不果断就得不到拥护,不积极就做不成事情。
 
几句话,就轻松地把生活作风问题转移到精神面貌上来。而且,很符合人性。有缺点不要紧,也不用改,只要不懒惰、有进取心就可以,国君必须得有拉车的精神头儿!不由得姜小白不端正态度,积极、果断地自己套上车辕,拉起了齐国的这驾马车。管仲是个好车把式!
 
为了称霸的雄心,姜小白不知不觉地被管仲驾上辕。有一句话,工作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要想以后在诸侯面前说话算数,必须现在自己心里得有数。为了自己心里有数,姜小白暂时牺牲了自己三个不幸的业余爱好,起五更爬半夜,不辞辛劳地接见各类乡长,听取汇报,安排工作,抓人才促生产。小白为了尽快实现自己的理想干劲很足,督促乡长们努力工作就像半夜鸡叫里面的周扒皮。
 
乡长们开始心气高,也干得猛;但到后来的确有些吃不消,感觉很不幸。提起工作来就一个字——烦!为了不烦,就推荐了很多人才。很多人有幸来求官,可手里的位置有限,安排不过来,搞得姜小白也很烦,继续不幸。为了寻求解脱,只好去麻烦管仲。
 
管仲一句话就解决了大家的不幸。不给!先做助理,根据考核,再安排合适的岗位。
 
于是,各级头头有了帮手,都松了一口气,感觉很幸福,不烦恼。助理们有竞争,争先恐后地表现,宁可丢脸,不愿丢人。干不好的啥也别说,确实能力不行,直接走人回家。因为做官都是为国家尽义务,不给按月开工资,津贴都很少,只有立下大功得到国君赏赐封地,才能吃几辈子。为了有事说了算和管俩人,而降低生活质量去行贿,都觉得不合算。
 
于是,齐国这辆结构紧密合理,造型新颖独特的大车开始平稳起步,并均匀加速。然而,改革的道路很不平坦,姜小白初次拉车缺少经验,就开始跑偏。因为,他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
 
事情的起因在这一年的夏天。埋头苦干了大半年的姜小白觉得身心疲惫,就想去放松。没想到,放松不成,反倒更紧张。
 
姜小白和宋夫人在一条弯弯的小船上饮酒作乐,寻寻开心。年轻的宋夫人本就性格活泼,爱闹;酒又容易使年轻女人兴奋,在弯弯的河水中央,这种兴奋无处寄托,不能像在岸上的花丛中穿行疾跑一圈,激情洋溢出去;只好摇晃小船抒发。
 
一同坐在小船上的姜小白,脸都白了,急忙制止,声音都变了。
 
而喝兴奋了的年轻女士闹起来,根本拦不住。就像一些女孩爱拿男友的窘态,当做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一样;宋夫人也喜欢看姜小白着急,反觉得很可爱,咯咯笑着摇得更剧烈。
 
而姜小白此刻,开心变成闹心。心总在嗓子眼儿周围徘徊,紧咬牙关坚持,才没让它蹦出来凑趣。自己还一直在一个劲儿地进行自我心理暗示——我叫不紧张。
 
为何如此?因为小白晕船。海里晕船,就是吐。胃里翻江倒海,难受;躺在床上也觉得心没处寄托,仿佛汪洋中的一条小船。而在小河和湖泊中晕船,跟晕车很相似;完全相同的感受,就是享受不了游乐场里海盗船的那种滋味。船摇下去,心跑到嗓子口,简直要冲破喉咙;船摇上来,心就往下走,仿佛压了块大磨盘。七上八下,跟地球引力较劲,受罪其中。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在上下不断交替的受罪过程中,最大的压力来自于腹部。一会感觉要拉,一会感觉要尿,也在交替。不断重复着大小失禁的控制与反控制,很考验人顶住的毅力。
 
国君是有尊严的,当众哀求老婆住手,不可取。可当众玩失禁,更伤自尊。就在姜小白几乎要崩溃的时候,船终于慢慢停止了摇摆。姜小白脸色铁青着下了船,回头望了一眼弯弯的河水,仍心有余悸。
 
之后就是两人吵架,年轻而又任性的宋夫人仗着酒劲未消也不服软,姜小白面子挂不住,不顾小腹依然在控制与反控制中,大怒!离婚!
 
把宋夫人休回了娘家,姜小白就找来管仲,要求加强战备,随时准备打仗。因为宋夫人的娘家宋国实力也不弱,他担心丈人和大舅来找麻烦。
 
但被管仲委婉地阻止了。理由很充分,先提高人民生活,跟诸侯们搞好关系,获得国内外的一致拥护。
 
姜小白说不出啥来,暂时听话埋头拉车。第二年初,厄耗传来,离婚的老婆宋夫人改嫁,再婚对象是蔡侯。姜小白实在坐不住了,又找来管仲,继续提出战备要求。管仲不同意,姜小白就自己干。
 
当时还在改革的初级阶段,齐国国内很乱。一个原因是政令没得到有效执行;乡干部没经过培训,对新政策的理解能力有高低,很多具体事情不知道如何正确处理,属于摸着石头过河。没有训练好改革干部,准备工作没做到家,这是管仲的一个失误。
 
本文摘自《揭示中国知识分子千古宿命:天下文胆》,作者:凭栏观史,出版:化学工业出版社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