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人文百科>>

经无达诂?

  “诗无达诂”,这话是董仲舒说的,那么,“经”是不是也“无达诂”呢?这是笔者读蒙培元先生的《怎样解读〈论语〉》一文时,联系到平时读《论语》的一些感触而想到的。这里的“经”,专指被奉为经典的《论语》一书。

  蒙先生所解《乡党》末章,无论从文句上,字形上,词义上,句义(即义理)上,历来解释便歧义丛生,众说纷纭。笔者翻阅了手头所有的有限的几部关于《论语》的著述,发现对这句话的解释,至少存在着以下几种歧义。

  歧义之一,“色斯举矣,翔而后集”的主语。

  一种意见认为,这句话的主语是孔子,皇侃持此说,蒙先生文章已经指出:“皇侃解‘色斯举矣’为‘谓孔子在处者见人颜色而举动也’,解‘翔而后集’为‘谓孔子所至之处也,必廻翔审观之后乃下集也’,即都是指孔子的出处行止而言。”

  第二种意见认为,这句话的主语是鸟,首创此说的是朱熹。蒙先生文章中也已写明:“朱熹解释‘色斯举矣,翔而后集’说:‘言鸟见人之颜色不善,则飞去,回翔审视而下止。’‘见人颜色不善’之说,仍沿用了邢昺之说,但其最大的改变是,此处的‘举’和‘翔’,都是指雉鸟,而不是指孔子。”

  还有一个问题,所谓“见人颜色之不善”中的“人”,究竟是谁,有人以为是孔子,有人以为是子路,还有人以为是泛指,详见下面文章。

  歧义之二,句子的完整性、顺序、字数的多少。

  朱熹“色斯举矣,翔而后集”一句后,注说:“然此上下,必有阙文”。(《四书章句集注》)在全句之后又注说:“然此必有阙文,不可强为之说”。

  清人黄式三《论语后案》转引李安溪、姚秋农的意见说:“无阙文”。(程树德《论语集释》)

  明人陈禹谟《谭经菀》转引《讲录》说:“此文前后倒置。”(程书,730页)按照他的意见,这句话的顺序应当是这样的:“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曰‘色斯举矣,翔而后集。’”

  清人何焯《义门读书记》:“移‘山梁雌雉’一句冠于首,则辞意尤明。”(同上)则此句的顺序为:“山梁雌雉,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唐人韩愈、李翱《解论语笔》认为“曰”前应有“子”字,将下面的话坐实为孔子所说。(同上)

  《后汉书·班固传》注,引用《论语》此句时为“山梁雌雉时哉”,“时哉”二字不重复。(同上)

  歧义之三,字形、字义。

  主要集中在“梁”、“共”、“嗅”三个字上。

  “梁”,有两解。一作“桥梁”解,邢昺《论语注疏》:“梁,桥也。”一作“粱”,清人钱坫《论语后录》:“依义当作‘粱’,……字从米,不从木,与浮梁之梁异。”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