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人文百科>>

清末四大奇案:慈禧为名伶杨月楼案澄清冤屈

    名伶杨月楼冤案

  杨月楼是某京剧戏班演小生的名伶,由于演技扮相俱佳而名噪一时,时誉赞其玉立亭亭艺兼文武。同治十一年至十二年期间他在上海租界著名戏园金桂园演出倾倒沪上男女。同治十二年冬天,杨月楼在金桂园演出,一广东香山籍茶商韦姓母女共往连看三天。韦女名阿宝年方十七,对杨月楼心生爱慕。归后便自行修书细述思慕意欲订嫁婚约,连同年庚帖一并遣人交付杨月楼约其相见。杨月楼且疑且惧不敢如约,韦女遂病且日见沉重。其父长期在外地经商未在沪,其母即顺遂女意遣人告知杨月楼,令延媒妁以求婚。月楼往见遂应约,倩媒妁具婚书,行聘礼定亲并开始准备婚事,但事为韦女叔父所知,以良贱不婚之礼法坚决阻拦,惟退。

  韦母遂密商杨月楼,仿照上海民间旧俗行抢亲,韦女叔父即与在沪香山籍乡党绅商以杨月楼拐盗罪公讼于官。于是正当其在新居行婚礼之日,县差及巡捕至,执月楼与韦女。审案的上海知县叶廷眷恰亦为广东香山籍人,痛恶而重惩之,当堂施以严刑,敲打杨月楼胫骨百五;女因不仅无自悔之语,反而称嫁鸡遂随鸡、决无异志而被批掌嘴二百。二人均被押监待韦父归后再行判决。最后为案澄清冤屈的人是慈禧太后。不过,杨月楼案却是糊糊涂涂地了断。韦阿宝被其父逐出家门不知下落。

  张文祥刺马案

  曾国藩平定太平军攻陷天京后,收缴了洪秀全的全部金银,但所上缴朝廷的数额却非常少,再加上当时湘军势力强大,便有传言曾国藩有野心,于是慈禧太后先把曾国藩调离江宁,接着召见过马新贻,升其为两江总督,之后马便在其密旨的授权下开始了对湘军的财政调查。就在马新贻即将把太平天国财富去向弄清楚的时候,马新贻被张文祥刺杀。

  有关“刺马”案的案情众说纷纭,人们怀疑“刺马”案有幕后黑手。湘军获胜后不久,他们顽劣的秉性便暴露出来,明目张胆地对老百姓烧杀抢掠,尤其是在施行裁勇改兵制度后,几万湘军被裁掉,这些人并不回乡务农,而是到处游荡,有些人参加了“哥老会”(又称“袍哥”,源于四川,是近代中国活跃于长江流域,声势和影响都很大的一个秘密结社组织,传说中是“天地会”的分支),这样就扩大了黑势力,成为社会的一大公害。马新贻在惩治散兵游勇时非常严厉,任命以铁面著称的袁保庆为营务处总管,抓到有为害百姓行为的散兵游勇即就地正法,散兵游勇和黑势力对他恨之入骨;张文祥刺杀马新贻,在警卫森严的督署重地,居然一袭即中;当时正值乡试,安徽学政殷兆镛出试题,竟然寓其讥讽;湘军将领给张文祥立碑等等……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刺马案是一场“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政治袭击事件。

  太原奇案

  太原有个富人叫张百万,因嫌弃穷女婿曹文璜,将二女儿玉珠许给一家姓姚的,但他女儿玉珠喜欢曹文璜并与曹私奔,准备投靠曹家故交交城县令陈砥节。二人出城前在一家豆腐店歇息,豆腐店莫老汉父女同情他们的遭遇而将自家毛驴借了他们。第二天,张百万找不到人就认为跑到了大女儿家,带领家人前往大女儿金珠家找人,怀疑她藏身于衣柜中,谁知道衣柜里有个和尚,他们把衣柜抬走,和尚却闷晕了。为了找台阶,张百万谎称二女儿暴病身亡,为和尚穿上嫁衣置于灵房。半夜,和尚醒了,逃走了,也到了豆腐店,在莫老汉家用嫁衣换了一身普通衣服走了,途中因调戏一妇女,被其丈夫吴屠户杀死,尸体被扔到井里。和尚命案和张家走尸案,一下轰动全城,阳曲县令杨重民开堂公审,有多管闲事的人指认和尚所穿为莫老汉衣物,急欲结案立功的杨重民认定莫老汉为凶犯,莫老汉屈打成招,案情上报刑部。

  当日吴屠户杀人后,迁居晋祠,曹文璜回太原时途经吴屠户的酒店,酒后失言的吴屠户吐露了他杀害和尚的秘密。几天后,曹文璜从交城回太原还驴,知道老汉被抓为莫老汉申诉,杨重民对冤情有所察觉,但害怕暴露自己严刑逼供草菅人命,而将曹文璜冤为同谋。玉珠的丫环秀香在探监时得悉全部案情之后,一方面请求晋祠保长监视吴屠户,另一方面赶赴交城寻找玉珠。玉珠找到刚从交城县令提升为山西提刑按察司陈砥节,真相得以大白,老汉和公子哥无罪释放。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

  清末,余杭士子杨乃武应乡试中举,摆宴庆贺。房客葛小大妻毕秀姑颇有姿色,人称“小白菜”。她本是葛家童养媳,曾在杨家帮佣,与杨乃武早有情愫,碍于礼义名分,难成眷属,只得各自婚娶。余杭知县刘锡彤曾为滥收钱粮敛赃贪墨,被杨乃武联络士子上书举发,断了财路,心怀怨隙。他儿子刘子和用迷药奸污了毕秀姑,又把她丈夫葛小大毒死。刘锡彤为保住儿子性命和发泄私愤,便移花接木,把杨乃武骗至县衙,严刑逼供,以“谋夫夺妇”定拟,问成死罪。

  杨乃武和其胞姐杨淑英、妻子詹氏不服,屡屡上诉,前后几十堂,皆因刘锡彤上下疏通贿赂,依旧判定死罪,并详文刑部。詹氏也因上告失败而获罪被拘,幸同科举人汪士屏联合士绅上书刑部申冤,刑部侍郎夏同善驳回详文,并请得谕旨命浙江三大宪会审。

  杨淑英为救弟弟,怀抱侄儿去省城探监,求秀姑据实翻供,毕秀姑深觉愧疚,当即应允。谁知浙江巡抚杨昌浚为保住自己面子和众多参审官员顶戴,依仗拥兵边疆左宗棠之势,会同藩台、臬台蓄意抗命,不准毕秀姑翻供,复以“通奸谋命”定拟,上奏。此举激起浙江士绅公愤,杨淑英在他们支持下,至狱中让杨乃武写冤状,冒死赴京,滚钉板告状。

  光绪帝生父醇亲王痛恨杨昌浚蔑视朝廷,终替杨乃武翻案。后秀姑削发为尼,杨乃武落得一身伤残。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