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中秋节 描写思乡 描写离别 描写西湖 描写儿童 描写重阳节 描写爱情 描写清明节 描写寒食节 描写元宵 描写女人 描写春天 描写夏天 描写秋天 描写冬天 描写春节 描写七夕节 描写桃花 描写梨花 描写柳絮 描写菊花 描写梅花 描写荷花 描写桂花 描写牡丹 描写海棠 描写雪 描写雨 描写月亮 爱国忧民 描写柳树 描写江南 描写珍惜时间 描写山 描写水 描写悲伤 描写喜悦 描写感慨 描写闺怨 描写怀古 描写忧愁 描写端午节 描写田园闲居 描写竹子 描写老人 描写日出拂晓 描写黄昏夕阳 描写男人 文艺学习 描写乐观疏狂 哲理诗 描写云 描写风

爱情诗词名句总结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早在三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创作出了以“诗三百”为代表的优秀诗篇。《诗经》开篇《关雎》就是一篇爱情的赞歌,“十五国风”大都描写的是青年男女的爱情,从思慕-初恋-约会-热恋-婚嫁-离弃,几乎爱情发展的整个过程都可以在《诗经》中呈现,这足以说明爱情这一主题在诗歌中的特殊地位。爱情是文学中一个永恒的主题,诗歌中的爱情更是比比皆是,爱情诗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是《诗经》里的婚恋诗。

  《诗经》中的爱情,最为人们熟知的莫过于《击鼓》中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它的魅力、地位完全可以同《关雎》相媲美。这几句本来是描写战友之间同生共死的深情厚谊的,后来演化为形容爱人之间不离不弃、相伴到老的美丽誓言。《伯兮》中的“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描写的是,丈夫不在身边,她便无心梳妆,以至头发凌乱,体现的是对丈夫忠贞的态度。“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写的是因为思念而对时间产生错觉,真实地反映出他们难以割舍的爱情。“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则描写对爱情的忠贞、坚毅,不会随意妥协的态度。语言凝重而委婉,感情浓烈而深挚,后世因此怀疑这不是女子口吻,而是逐臣之辞。《绸缪》中的“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由于太过欢快喜悦,她竟然一时忘记今日是什么日子,以至于轻轻发问。《风雨》中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是一声惊叹,是对那个拯救自己于风雨凄凉中之人的无限爱恋。“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是一个凄美的单相思故事,“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是一曲悼亡的哀歌,“子不我思,岂无他人”是一声调皮的戏谑,“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是一首最唯美的征婚歌谣。

  先秦无名氏的《越人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是一首美妙的情歌。由自然界顺理成章的现象,引出毫无规律可言的情爱,因此流露出一种痛彻心扉的惋惜之情。它是中国最早的译诗,也是古代楚越文化交融的结晶和见证,对楚辞创作有着直接的影响作用。

  西汉时期,据说司马相如以一曲《凤求凰》赢得佳人卓文君的芳心,文君抛下千金之躯与相如私奔。后来司马相如得势后便想纳妾,卓文君听到后,写了一首《白头吟》表示与之决绝。“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以为嫁得了一个情义专一的男子,就能白头到老,永不分离,可男人的一心一意又怎能敌得过岁月流逝,敌得过娉娉袅袅的诱惑?另有西汉成帝妃子班婕妤的《怨歌行》即《团扇诗》,“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以天气转凉,团扇被弃置,来比喻自己的失宠。后世便以“秋凉团扇”作为女子失宠的典故,又称“班女扇”。也有汉无名氏的《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以自然界五种不可能出现的现象来表达对爱情的忠贞。

  《古诗十九首》再现了文人在汉末社会思想大转变时期,追求的幻灭与沉沦,心灵的觉醒与痛苦。所抒发的都是人生最基本、最普遍的几种情感和思绪,当然也包括爱情。《迢迢牵牛星》、《行行重行行》、《涉江采芙蓉》《孟冬寒气至》都是代表性诗篇。前者从第三者的角度,通过描写天上牛郎织女的凄美爱情传说,来反映了人间夫妇的离别之苦。这首诗后来也发展成为描写七夕情人节相关的诗歌。第二首中的“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两句将久别相思之苦表现得深沉哀婉,使人动容。岁月无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转眼之间,一年将尽,时间无涯,生命有限,人的生命怎能比得过时间?曾经那个青春少女突然之间就人老珠黄了,是多么的悲哀,多么的惊心动魄。第三首的“涉江采芙蓉,兰泽多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为了采一朵芙蓉送给爱人,不惜涉江,表现了对远方情人的深切思念。第四首则是一首思归之作,表达对爱情的忠贞及对丈夫的深切思念。另外《上山采蘼芜》也算是一首关于爱情的诗歌,只不过描写的是弃妇与故夫偶尔重逢时的一番简短对话。其中流露出的是痛苦,并不涉及对爱情的追悔。

  《古诗十九首》中的爱情诗与《诗经》中的爱情诗已经有所不同,它开始从质向文转变,虽然诗中描写也有生活化朴素的语言,但已经开始有了深情的诗句,文人自我抒情的端倪开始出现。在形式上摆脱了《诗经》简单的重章叠唱,爱情诗由民间歌谣化向个人抒情化转变。

  建安时期是中国文学觉醒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爱情诗往往不是纯粹的爱情。受时代风气及政治环境的影响,一些被压迫的文人有发牢骚的冲动,却不敢直接抒发自己对政治的不满,于是便借助于美女跟爱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应是曹植。曹植的觉醒在于他对语言文字特色的反省与把握上,也就是说,从曹植起,诗人们就开始自觉地注重诗歌的对偶、铺排、修饰上。曹植的诗歌可以分为前期后期,前期的诗歌都是意气风发的,如《白马篇》,这里不作论述,后期主要抒发自己的愤懑不满,当然是借助于爱情的。他的《七哀诗》是一首五言闺怨诗,“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借一个思妇对丈夫的思念和怨恨,曲折地吐露了诗人在政治上遭受打击之后的怨愤心情。曹植盼望着骨肉相谐和好,期盼能在曹丕曹睿身旁效力献功。所以他说但愿能化作一阵西南风,随风重投丈夫,也就是兄长侄子的怀抱。可是丈夫的怀抱不开展,曹植的抱负就始终不能实现。

  太康时期是西晋文学的繁荣时期,时局稳定,文人们有时间和精力用于文学的创作和研究,又因为社会小康,文人多习惯于歌功颂德,故形式主义文风亦日趋严重,追求文学作品形式的华美,创作成就并不太高。这一时期的文学大潮是趋于浮艳,诗尚雕琢,文崇骈俪,代表这种主流派风格的作家,当首推潘岳和陆机。潘岳的悼亡诗写得最好,中国就是从潘岳开始把悼亡诗专用来指悼念亡妻的。“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回遑忡惊惕”这是潘岳第一首悼亡诗中的句子,表现了睹物思人的惆怅。由于受太康风气的影响,这首诗是用思力安排的,也就是读者必须通过思索作者当时的状态,或许才有有一丝的感动。不像“十年生死两茫茫”,一读就给你直接的感动。

  隋代文学是南北朝文学的延续,又是初唐文学的前奏。南朝齐梁文学的浮艳文风和形式技巧与北朝文学的刚健之气和朴素质实的笔法,都影响了隋朝文人的创作。作家虽各有所取,但总体上呈现着南北文学合流,并向唐代文学过渡的趋势。

  到了唐代,诗歌发展到顶峰时期,唐代的文人充满了青春向上的力量,充满了朝气,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气数到了正旺的时候。盛唐时期,文人士大夫热情高涨,唐诗创作空前繁荣,爱情在诗人们的笔下有了更多的表现方式。张九龄王昌龄王维李白杜甫等著名诗人,都留有优秀的爱情诗作。中晚唐时期,爱情诗出现了真正的高峰,李端、张籍、薛涛、刘禹锡白居易元稹等,成为中唐时期爱情诗人的杰出代表。到了晚唐时期,杜牧李商隐、鱼玄机、温庭筠、韦庄等诗人的爱情诗比较突出,但是仍然掩不住晚唐没落的苍凉,已经不如中唐那般群芳斗艳。

 

爱情诗词名句总结

  唐代爱情诗

  唐代爱情诗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良好的社会风气,以及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主要包含了三方面的内容:

 

  第一,展现爱情生活的甜美。

  刘禹锡创作了大量《柳枝词》,其中有不少是表青年男女的情爱的,流露着最为真挚动人的感情。“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最具代表,“晴”即是“情”,一语双关,巧妙地道出了自己的感情。也有李端的《听筝》“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描写了一位弹筝女子为了所爱慕的人顾盼自己,故意将弦拨错,塑造了一个可爱的弹筝女形象,语句传神,意蕴丰富。

 

  第二,诉说相思的痛苦。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一代女皇武则天也有过刻骨的相思,相思使人神情恍惚,若有所失,以至于把红色看成绿色;相思使人面容憔悴,身体瘦弱不堪。“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白居易在《长相思》中将相思之苦转化为遗恨。以“恨”写“爱”,用浅易流畅的语言,和谐的音律,表现人物的复杂感情。长篇诗歌《长恨歌》中,“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写相思带来的遗恨。在天上愿做比翼齐飞的比翼鸟,在地上愿为枝干相接的连理枝,永永世世做恩爱夫妻。只是爱情被命运拨弄,被政治摧残,“此恨绵绵无绝期”。李白则直言“长相思,摧心肝”,将相思之苦写到极致。也有《秋风词》“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将相思之苦比较透彻地展现出来。李益的《写情》“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是一首失恋哀歌。因为失恋,他失落了,消沉了,对那风清月朗的夜晚都提不起任何兴致了,管他明月起起落落,一切都与他无关。曾经认定那个人是自己的一切,突然分离了,世间万物都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应是良辰美景虚设”。王维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以红豆抒写对朋友的眷恋之情,后世多用以表达爱情相思。

  在相思爱情诗歌中,李商隐的无题组诗显得最为特殊。无题诗往往寄托着作者难言的隐痛、莫名的情思、苦涩的情怀、执著的追求等。“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一句句一声声,将爱情相思的缠绵哀婉与痛苦表达得淋漓尽致。

 

  第三,表达婚姻不幸的悲哀。

  唐代也有许多诗歌展现了爱情受外部势力的干扰、压制而痛苦、忧闷的心情。闺怨诗是其中最典型性的一类。李白《玉阶怨》“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欲不水精帘,玲珑望秋月” ,虽然生活奢侈,仍摆脱不了精神上的痛苦。杜牧的《七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描写了宫人内心的无聊与孤寂,弥漫着浓烈的哀怨情绪。张祜的《宫词二首》,其中一首“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极写宫廷制度对人的摧残。与故乡相隔三千里之遥,不得与亲人相见,已经够悲惨的了,更何况漫长的二十年都是在幽深的宫墙内渡过。她的青春,她最好的年华都已经被消磨殆尽了。更多有关爱情的古诗词名句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另一类是对负心人的控诉,以鱼玄机的《赠邻女》为代表。“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诗人以自己切身的生活经验得出痛苦的结论,喊出被侮辱被损害妇女的苦闷心声,这是对封建社会中妇女普遍遭受婚姻不幸的高度概括。还有一类是悼亡诗,悼亡诗表达的是诗人对已故妻子的思念,往往是睹物思人,感情真实。悼亡诗的代表诗人是元稹,悼亡诗多达33首,其中的《遣悲怀三首》、《离思五首》等代表作比较有名,感情真挚,荡人心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以世间至美之景,表达了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如沧海之水、巫山之云般幽深美好,即遇到妻子后,天下所有的女子都黯然失色。“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只有终夜不眠不休,永远思念着妻子,才能报答她一生所受的痛苦。真是哀痛欲绝,千古痴情之语,比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更显情深似海。

  晚唐五代时期,随着佛教的传播,诞生了变文。词的创作也开始出现,晚唐的温庭筠努力进行词的创作,是晚唐诗人中写词最多的作家。五代文学的主要成就在于词。南唐词的成就以冯延巳和李璟、李煜最高。李煜的词突破了晚唐五代“词为艳科”的藩篱,在境界、气象和词艺上多有开拓。韦庄的“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 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语言质朴、清新明快,洋溢着青春的激情与活力,刻画了一位敢于追求爱情自由、敢于为爱情付出一切代价的女子形象。温庭筠的《望江南•梳洗罢》“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以江水、远帆、斜阳为背景,截取思妇远望这一简单镜头,塑造了一个凝睇远望、盼夫思归的思妇形象。轻描淡写中酝酿着浓烈的感情,清丽、朴实,毫无绮糜侧艳之感。

 

  宋代爱情诗词

  到了宋代,词的发展达到顶峰。词一开始本来就是当时的流行歌词,是写给歌女配乐演唱的,因此宋词中总少不了美女跟爱情。宋词与爱情结下了不解之缘,演绎了一首首回肠荡气的千古爱情绝唱。有忠贞不渝的爱恋,有生死相隔、刻骨铭心的思念,有离别时的依依不舍,有离别后的魂牵梦萦……

  李之仪“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晏殊“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柳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李冠“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秦观“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张先“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乐婉的“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晏几道的“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不一而足。

  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一开始便道出生死相隔的悲痛,感人至深。开口就是十年,多么漫长的十年,更何况还是“两茫茫”。“两茫茫”的悲哀就是一样的相思、哀愁却无法相互感知。既然生死相隔,那么就各自相安罢了,可是过去的美好点滴难以忘却,止不住去怀想,每一次怀想就是一次的身心折磨。作者用最平常的语言,作了最真实动人的描绘。

  柳永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这几句通过男子的想象来写美人思归心切。词人淹留他乡,深深思念着家乡,却归家无望,不忍登高临远,其实已经在止不住远眺。“想佳人,妆楼颙望”,那闺中之人想必也在遥望,盼望游子早日归来。“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可是词人不能回去,闺中人必然几次因为看到归舟而兴奋不已,几次又是因为认错而失望到极点。亦有《忆帝京•薄衾小枕凉天气》“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纯用口语,流畅自然,“一生”与“千行”都是极重的词;“系”与“负”都是极悲的字眼,一个是生生世世的牵挂,一个是不得不辜负的愧疚。委婉曲折地表达了离人之间的真挚情爱,思想和艺术都比较成熟。

  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她诉说自己独居生活的孤独寂寞,急切思念丈夫早日归来的心情。作品以其清新的格调,女性特有的沉挚情感,丝毫“不落俗套”的表现方式,给人以美的享受。另有《武陵春•春晚》“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运用夸张的比喻,形容愁之沉重。词人欲将无形的愁装上小船,赋予愁之实物立体感,又说怕小船载不动许多愁,则赋予愁之重量,化虚为实,想象奇特。且又与上句的“轻舟”形成强烈对照,荡气回肠,巧妙地表达了深沉复杂的内心感情,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从而成为后人盛传的抒愁佳篇。

  陆游的《钗头凤》“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表现了作者内心的痛苦之至。虽说两人的山盟海誓还在,情感依旧如一,可是“相思相望不相亲”,明明有爱却不能爱。《沈园二首》(其一)“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写对已故唐婉的无限哀悼。物是人非已然使人惆怅,如今物与人都不是当年的样子,想找一处散发着当年气息的景物都成了苛求,该是多么地让人痛苦。陆游不甘心就此放弃,他竭力寻找当年的景物,终于看到“桥下春波绿”,那碧水一如过往,似曾相识,只是这美景现在却如此伤情。“曾是惊鸿照影来”,曾经这里是美人翩然而至的地方,如今美人不在,只剩一桥流水依旧东流去。更多有关爱情的古诗词名句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在思想内容上,宋词里的爱情也不外乎婚恋、悼亡、相思、闺怨几类,因为小词要眇宜修的美感特质,再加上爱情本来的缠绵曲折,宋词中的爱情显得尤为动人。

 

  元明清时期爱情诗词

  元明清时期文学主要是元杂剧与明清小说,诗歌主要以散曲形式出现,这里不再论述。清代诗歌作家众多,作品丰富;词开始复兴,清初三大家有陈维崧、朱彝尊和纳兰性德

  在爱情诗歌方面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应属纳兰性德。纳兰一生留下三百多首词,有词集《饮水词》,词风哀婉清丽。王国维誉为“北宋以来,一人而已”(《人间词话》),况周颐认为“纳兰容若为国初第一词人”(《惠风词话》)。纳兰一生淡泊名利,全身心投入到词的创作中,然而仕途生涯的奔波及不幸的爱情与婚姻的波折,使纳兰郁郁终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为伊判作梦中人,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等悼念亡妻的词句,哀婉动人,泣人泪下。

  诗歌中的爱情不全是缠绵柔婉凄美的,再回归到诗歌最初的面貌,你会发现,《诗经》中的一些爱情除了让你为之动容还会让你开怀大笑。“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你要是爱我思念我,就提起衣裳趟过溱河。你要是不思念我,难道就没有人喜欢我?你这个轻狂的小子呀,狂妄又笨拙。如此嬉笑怒骂毫无忌讳说出自己心声,并且将粗俗的言语表达得如此幽默风趣,不会让人感到俗不可耐,反而有一种热烈奔放,健康活泼明朗之感,恐怕这也只有诗经中的女子才能做到。这种建立在自信、自强上的爱情观,以及纵遭挫折也不颓丧的意气,颇能给天下弱女子以鼓舞。“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树上只剩下七分梅子了。此情此景,她敏锐想到自己还待字闺中,爱情还遥遥无期,可是青春这么短暂,转眼间就错过了最好的年华,于是她忍不住唱出自己的心声,这么一唱,就开了古代女子征婚的先河。纵然当时社会男女不受封建礼教压制束缚,但一个女子敢如此坦露自己的心事,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爱情是一种美的情感体验,是一个不老的神话。是哀与喜的交织,痛与乐的胶着。欣赏古诗词中的爱情,会让我们更加懂得怜取眼前人,那一点一滴的欢乐都是来之不易的,莫等到错过花期、失去爱情时才来感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责任编辑:夏素筝)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