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习古堂国学网>> 古文观止>>

《王孙圉论楚宝》古文赏析

【作品介绍】

  《王孙圉论楚宝》讲的是在春秋时期,外交也是一种战场,运用好外交辞令甚至能获得在战争中得不到的荣耀。楚国使臣王孙围在晋国的宴席上议论楚国珍宝的谈话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原文】


  《王孙圉论楚宝


  出处:《国语·楚语下》


  王孙圉聘于晋,定公飨之②。赵简子鸣玉以相,问于王孙圉曰:“楚之白珩犹在乎?”③对曰:“然。”简子曰:“其为宝也几何矣?”

  曰:“未尝为宝。楚之所宝者,曰观射父,能作训辞,以行事于诸侯,使无以寡君为口实④。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训典,以叙百物,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使寡君无忘先王之业;又能上下说乎鬼神,顺道其欲恶,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⑤。又有薮曰云连徒洲,金、木、竹、箭之所生也,龟、珠、角、齿、皮、革、羽、毛,所以备赋,以戒不虞者也⑥;所以共币帛,以宾享于诸侯者也⑦。若诸侯之好币具,而导之以训辞,有不虞之备,而皇神相之,寡君其可以免罪于诸侯,而国民保焉⑧。此楚国之宝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宝之焉⑨?

  “圉闻国之宝六而已:明王圣人能制议百物,以辅相国家,则宝之⑩;玉足以庇荫嘉谷,使无水旱之灾,则宝之⑾;龟足以宪臧否,则宝之⑿;珠足以御火灾,则宝之;金足以御兵乱,则宝之;山林薮泽足以备财用,则宝之。若夫哗嚣之美,楚虽蛮夷,不能宝也!⒀。


【注释】

  ①王孙圉(yǔ):楚国大夫。

  ②聘:古代诸侯之间或诸侯与天子之间派使节问候。  定公:晋顷公的儿子。名午。公元前511年至前476年在位。  飨(xiàng):用酒食招待人。

  ③赵简子:晋卿赵鞅,又名志父。  相(xiàng):赞礼者。这里指在礼仪中辅佐国君。  白珩(héng):楚国贵重的美佩玉。珩,佩玉的一种,形似磐而小。

  ④观射父(guàn yì fǔ):楚国大夫。这句的意思是说楚国以贤为宝。  训辞:指古代使节往来,相互应对的言词,即外交辞令。能训辞,是说能够不失体面地应付,以交结诸侯。  口实;话柄。

  ⑤左史:官名。周代史官分左史、右史,左史记功,右史记言。一说左史记言,右史记事。春秋时楚晋两国都设有左史。  倚相:人名,当时任楚左史。  物:事。  上:指天上。  下:指地下。  说;通。“悦”,欢喜。  道:通“导”。痛:恨。

  ⑥薮:湖泽。云连徒洲;即云梦泽,在今湖北监利县北。金:指铜、铁等金属。  箭:箭竹。  龟:占卜用的龟甲。  珠:珍珠,古人认为珍珠可以用来防御火灾。角:兽角,用来做弓弩。齿:象牙,用来做珥。皮:虎豹等兽皮,用来做茵鞬(车垫子和马上盛弓器)。  革:犀牛皮,用来做甲胄。  羽:鸟羽,用来装饰旌(一种用五色羽毛装饰的旗子)。  毛:牦牛尾,用来装饰旗杆顶端。  赋:兵赋,军用物资。  戒:防备。  不虞(-yú):意料不到的。虞,意料,预料。

  ⑦共:同“供”,供给。  币帛:玉帛,古人用来馈赠或祭祀的礼物。  宾:以宾客之礼招待。  享:以食物招待人。

  ⑧好(hǎo):喜爱。  币具:礼物。

  ⑨玩:玩弄的东西。  何宝之焉:原选本无“之”字,今据197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国语》补。

  ⑩圣:原选本作“圣”,197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本《国语》作“明王圣人”,今据改。

  ⑾玉:指祭祀用的玉器。  庇荫:保护。

  ⑿宪:显示,表明。  臧否(pǐ):吉凶。

  ⒀哗嚣:喧哗。这里指响声。  蛮、夷:我国古代对南方和东方各族的泛称。这里是王孙圉的谦称。


【译文】

  王孙圉到晋国访问,晋定公设宴招待他。赵简子礼服上的佩玉相触发响,到席间担任傧相。他问王孙圉道:“楚国的白珩还在吗?”王孙圉回答说:“还在。”简子说:“它作为宝贝,有多大价值呢?”

  王孙圉说:“我们不曾把它当作宝贝。楚国所视为宝贝的,叫做观射父。他善于辞令,因此,能到各诸侯国办事,使人家无法拿我们国君作话柄。又有左史倚相,能根据古代典籍,来说明各种事物,时时对我们国君提供前人的成败事例,使我们国君不忘记先王的业绩,他还能上下博得天地神灵的欢心,顺应它们的好恶之情,使神灵对楚国没有怨恨。此外,又有一个大沼泽,叫做云连徒洲,那是金、木、竹、箭、龟、珠、角、齿、皮、革、羽、毛等物产的来源。这些物产可以提供兵赋,预防意外事件;可以作为币帛,供招待和馈赠诸侯之用。如果诸侯喜欢这些礼品,再用辞令来加以疏通,有了预防意外事件的准备,又得到天神的保佑,我们国君也许可以不得罪于诸侯,而国家和人民也得以保全了。这些才是楚国的宝贝。至于那白珩,不过是先王的一种小玩意,它有什么可贵的呢?

   “我听说国家的宝贝,不过六种:有才德,能创造,评判各种事物,并能辅佐治理国家的人,就把它作为宝贝;玉器足以保证好年成,使它不受水旱灾害,就把它作为宝贝;龟甲能表明吉凶,就把它作为宝贝;珍珠足以防御火灾,就把它作为宝贝;铜、铁金属作成武器,足以防御战乱,就把它作为宝贝;山林湖泽足以供给财物用品,就把它作为宝贝。至于那声音喧嚣的美玉,楚国虽然是落后的蛮夷之邦,也不可能把它当成宝贝的。”


【讲解】

  在春秋时期,外交也是一种战场,运用好外交辞令甚至能获得在战争中得不到的荣耀。楚国使臣王孙围在晋国的宴席上议论楚国珍宝的谈话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

  王孙圉访问晋国,晋国赵简子自以为中原大国,富有人力与财富,看不起与蛮夷同类的楚国。因而,他在宴席间故意摆弄玉珮,骄狂地探问楚国宝玉白珩的价值。对于这样没有礼貌的问话,王孙圉先是淡淡地答以“未尝为宝”,一下子将赵简子问话抹倒,然后发表了一大番议论,从而指出只有对国家有利的人才和物产才是珍宝。王孙的议论显出楚人的思想境界决不低于中原,直羞得赵简子无言以对。这场辞令的交锋中,孰优孰劣已显而易见。更多文言文学习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古文观止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解析】

  国家应把什么当作宝?这是本篇讨论的主题。赵简子把佩戴在身上的装饰品——佩玉当作宝;王孙圉则认为,国家的宝是人才;其次是对国家和百姓有利的事物,玩物不能算宝。重人才还是重玩物,正是一个国家能否强大的关键。

  王孙圉虽然生活在两千多年前,但他对于宝物的见解至今还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一个国家应该看重什么呢?是人才,是土地山水。因为古代认为某些玉石,乌龟,珠宝具有灵气,所以也被作为宝物,但是,纯粹是装饰品的白珩却不在宝物之列。所宝唯贤,是本文之主论。这就与赵简子形成鲜明的对照,简子看重的是佩玉,在外国使臣面前有意弄得叮当作响,想炫耀一番。文章前后照应,开头写赵简子“鸣玉以相”,最后以王孙圉认为这是“哗器之美”照应。文章结尾虽然没有写赵简子的反应,但我们读了王孙圉的一席话,完全可以想见其尴尬之状,是令人深思的。


【古今异义词】

  聘 出使访问

  几何 多少

  物 事

  享 用酒食招待

  赋 兵赋,军事物资

  币 礼物

  皇 大,崇高

------分隔线----------------------------
热点内容
  • 《方山子传》古文赏析

    苏轼的《方山子传》通过对他与方山子的相遇与相识,了解了他的人生经历,通过对人生经...

  • 《五帝本纪赞》古文赏析

    《五帝本纪赞》是司马迁为《史记》首篇作的赞语,列在该篇的末尾。在这篇赞语中,司马...

  • 《师说》古文赏析

    《师说》论点鲜明,结构严谨,正反对比,事实充分,说理透彻,气势磅礴,有极强的说服...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