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 苏轼 李清照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李清照宋词赏析

【作品介绍】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的作者是李清照,被选入《全宋词》。这是一首描写闺中深深哀怨情思的词.上阕是在写一位年轻少妇独自借酒浇愁,打发寂寞时光的情景。下阕是在深夜,少妇从梦里醒来的情景。全词蕴藉深沉,含蓄生动,真挚感人,没有用一个反映愁怨的词汇,却将这位少妇哀怨的神态惟妙惟肖的刻画了出来。


【原文】


  浣溪沙·莫许杯深琥珀浓


  作者:宋·李清照


  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疏钟已应晚来风。

  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时空对烛花红。


【注释】

①莫许:当为莫诉.诉有辞酒不饮之义。书庄有《离筵诉酒》诗,其中“诉酒”即辞酒。又其《菩萨蜜》词的“莫诉金杯满”句,与清照此句词意相同.琥珀.这里指色如琥珀的美酒。

②融:形容酒醉恬适的愈态.《晋书·陶潜传》:“每一醉,则大适融然.”

③疏钟:《全宋何》缺.此二字仅见于文津阁《四库全书》本《乐府雅诃》卷下,故疑其为四库馆臣所臆补。

④瑞脑:一种名贵的香科。又称龙脑香或瑞龙脑。

⑤辟寒金:相传昆明国有一种异鸟。常吐金屑如粟,铸之可以为器。王嘉《拾遗记》卷七:“宫人争以鸟吐之金,用饰钗佩,谓之辟寒金。”这里借指首饰。


【赏析】

  深闺寂寂,故欲以酒浇愁。而杯深酒腻,未醉即先已意蚀魂消。琥珀,松柏树脂的化石。红者叫琥珀,黄而透明的叫蜡珀。此指酒色红如琥珀。第三句《乐府雅词》缺前两字,《四库全书》本《乐府雅词》补“疏钟”两个字,似与上下文义不甚谐调,清照词中,亦未见有“疏钟”一词,可能是臆补。此处也无法确定词人的原意。总之,它应是与晚风同时送入此境与词人之情相契相生的传统意象。

  下片写醉中醒后。瑞脑,一种名贵的香,传说产于交趾,如蝉蚕形。香消梦断,可理解为时间意象,谓香消之时梦亦惊断;也可理解为比喻关系,温馨旖旎的梦断,正如香之消散。试想,从好梦中恍然惊觉,炉寒香尽,枕冷衾寒,情何以堪!词不写情之难堪,只写醒时神态。辟寒金,王嘉《拾遗记》载:三国时昆明国进贡一种鸟,吐金屑如粟。宫人争用这种金屑装饰钗佩。这种鸟畏霜雪,魏帝专为它起了一个温室,名辟寒台。又称此鸟所吐之金为辟寒金。此处“辟寒金小”,实指钗小鬟松,写娇慵之态。醒时空对荧荧红烛,一个“空”字,足见怅然若失之情。


【集评】

  一、王学初《李清照集校注》卷一:(疏钟二字)据文津阁《四库全书》本《乐府雅词》补。此二字不妥,疑亦臆补。


  二、吴熊和:莫许:当是“莫诉”之讹,形近而误。“诉”,辞酒的意思,唐宋词中常用此义。韦庄《菩萨蛮》:“须愁春漏短,莫诉金杯满。”欧阳修《定风波》:“把酒花前欲问公,对花何事诉金钟。”黄庭坚《定风波》:“且共玉人斟玉醑,休诉,笙歌一曲黛眉低。”陆游《蝶恋花》:“鹦鹉杯深君莫诉,他时相遇知何处。”又《杏花天》:“金杯到手君休诉,看着春光又暮。”皆是其例。李清照此句正与韦庄“莫诉金杯满”词意相同,当作“莫诉”,作“莫许”则无义。……疏钟:这二字仅见于文津阁《四库全书》本《乐府雅词》,在这之前的各种《乐府雅词》本子于此皆为阕文,疑“疏钟”二字为四库馆臣所臆补,于词意并不甚妥。按李清照这首《浣溪沙》,除《乐府雅词》外,宋元时其他词的总集选集都未予选录,故亦无从校补。……这是一首闺情词,过去称之为“闲情”,是青春期因深闺寂寞而产生的一种朦胧而难以辨析的情绪。词中所写,既似怀人,又非怀人,但为这种情绪所困,心儿不宁,甚至醉也不成,梦也不成,不知如何排遣。当是李清照前期的作品。……这首词抒写闺情,重在深婉含蓄的心理刻画。在愁思困扰的永日长夜中,几乎不言不语,百无聊赖,甚至连低微的叹息和内心的独白也难以令人听到。但这种愁思盘纡心曲,郁结未伸,日间求醉而沉醉未成,夜间求梦而魂梦又断,实际上无可摆脱而又无可遏止,深深陷入了一种五中无主、如醉如梦、不可自拔的精神境地。这样的心理描写,把深藏不露的幽闺之情写得极其深沉。这种闺情虽无形迹可求,却有心神可感,自然具有感染力。……李清照在《词论》中尝批评秦观的词“譬如贫家美女,非不妍丽,而终乏富贵态。”这首《浣溪沙》词,以“琥珀浓”,“瑞脑香”、“辟寒金”、“烛花红”处处点缀其间,色泽秾丽,气象华贵,可谓不乏“富贵态”了。但李清照词亦专以“情致”为主,词中高华的色调并没有冲淡深沉的抒情气氛,倒是两者相得益彰,彼此协调,使这首抒写闺思的词带有一种高雅的气派。这是李清照词所特有的一种气派,我们在她的不少词作中可以感受到。


  三、赵慧文:此为闺情词。全词含蓄蕴藉,颇得婉约之妙。清人王士祯说“婉约以易安为宗”(《花草蒙拾》)。其婉约特色,一是表现在抒写惜春悲秋的柔情上;二是艺术上委婉、含蓄。“只见眼前景、日头语”,却有“弦外音,味外味”,能够“使人神远”(沈德潜《说诗睟语》):本词上片写饮酒,下片写醉眠,通篇表现的是闺愁,主要采用“映衬法”,词作情景交融,“情中景,景中情。”(《姜斋诗话》)……“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两句则是进一步描绘女主人公辗转不寐的绵绵愁思。香已消,魂梦断,可见夜之漫长而梦寐难成。金钗小,髻鬟松,则以金钗之小来反衬发鬟之乱,进一步表现女词人的反侧床席、无法成眠之状,从而以人物情状来勾画人物愁情……全词在语言锤炼上也是颇见功力的。首先是精炼、形象、表现力强。如“莫许杯深琥珀浓”的“深”、“浓”两字,形象地勾出词中人即将豪饮之态。又如“应”、“空”是两个普通字眼儿,在这里却有极强蕴含力。“应”不仅写出钟声、风声相互应和的声响,而且暗示出女主人公深夜不寐之态,披露出人的脉脉愁情;一个‘“空”字又带出了词中人的多少寂寥哀怨。“香消魂梦断”一句中两个动词、用得也极为精炼、形象,它生动地勾画出女主人公梦寐难成之状。“辟寒金小髻鬟松”句中的“小”、“松”是一对形容词,而且又是相反相成,鬟愈松,钗愈小,颇有点思辨的味道,以此生动地描绘出词中人辗转床侧的情态。此句着此二形容词,大大增强了表现力,它使读者通过头饰的描写,不仅看到人物的情态,而且体察到人物的内心世界。如此精炼、生动的笔墨,令人叹服。其二,通俗的口语与典雅的用事自然和谐地统一于作品中。“琥珀”、“瑞脑”、“辟寒金”均是典雅富丽之辞,而“杯深”、“晚来风”、“香消魂梦断”、“髻鬟松”、“烛花红”等等又是极为通俗、明白如话的口语,这些口语经过锤炼加工,使其与典雅的用语相和谐,体现了“易安体”的显著特色。


  四、孙崇恩《李清照诗词选》:这是一首以色淡高雅、寄情深微而见胜的闺情词,它可能是李清照前期的作品……上阙描写白天对酒独酌,酒未醉人人自醉的情景。看似平淡,无味可寻,实则淡中有味,发人深思。下阙描写长夜空对烛花,黯然神伤的情景。看似生活细事,索然寡味,仔细品求,含情深微。整首词含蓄丽雅,婉曲工致,细腻地表现了女词人怀远的孤苦之情。


【作者介绍】

  李清照(1084-1155),济南章丘人,号易安居士。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早期生活优裕,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更多宋词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李清照的词全集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李清照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等著作,但久已不传。现存诗文集为后人所辑《李清照集校注》,有《漱玉词》1卷,《漱玉集》5卷。代表作有《声声慢》、《一剪梅》、《如梦令》、《醉花阴》、《武陵春》、《夏日绝句》等。


【词牌介绍】

  浣溪沙(huàn xī shā),唐代教坊曲名,因西施浣纱于若耶溪,故又名《浣沙溪》。上下片三个七字句。四十二字。分平仄两体。平韵体流传至今。最早的是唐人韩偓词,是正体。上片三句全用韵,下片末二句用韵。过片二句用对偶句的居多。仄韵体始于南唐李煜。另有《摊破浣溪沙》,又名《山花子》上下片各增三字,韵位不变。此调音节明快,句式整齐,易于上口。为婉约、豪放两派词人所常用。又有《小庭花》、《减字浣溪沙》等二十余种异名。


【格律对照】

  (○平声●仄声⊙可平可仄△平韵▲仄韵)

  莫许杯深琥珀浓,

  ⊙●⊙○⊙●○(句)

  未成沉醉意先融。

  ⊙○⊙●●○△(平韵)

  疏钟已应晚来风。

  ⊙○⊙●●○△(协平韵)

  瑞脑香消魂梦断,

  ⊙●⊙○○●●(句)

  辟寒金小髻鬟松,

  ⊙○⊙●●○△(协平韵)

  醒时空对烛花红。

  ⊙○⊙●●○△(协平韵)

  (下阕头两句往往用对仗)


【繁体对照】


  浣溪沙·莫許杯深琥珀濃


  作者:宋·李清照


  莫許杯深琥珀濃,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鍾已應晚來風。

  瑞腦香消魂夢斷,辟寒金小髻鬟松,醒時空對燭花紅。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