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 苏轼 李清照

《满江红·怀子由作》苏轼宋词赏析

【作品介绍】

  《满江红·怀子由作》的作者是苏轼,被选入《全宋词》。这首词是苏轼在元祐六年辛未(一九〇一)八月,作于东京赴颍州军事知州途中。“(元祐)六年,召为吏部尚书,未至。以弟辙除右丞,改翰林承旨。辙辞右丞,欲与兄同备从官,不听。轼在翰林数月,复以谗请外,乃以龙图阁学士出知颍州”(《宋史·苏轼传》)。细细地品读词意,此词当为怀念胞弟,追感前约之负,厌于官场倾轧,企盼归隐休闲之乐而作。


【原文】


  满江红·怀子由作


  作者:宋·苏轼


  清颍东流(02),愁目断(03)、孤帆明灭(04)。

  宦游处(05),青山白浪(06),万重千叠(07)。

  辜负当年林下意(08),对床夜雨听萧瑟(09)。

  恨此生、长向别离中,添华发(10)。

  一尊酒,黄河侧。

  无限事,从头说。

  相看恍如昨(11),许多年月(12)。

  衣上旧痕余苦泪(13),眉间喜气添黄色(14)。

  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15)。


【注释】

  (01)元祐六年(一〇九一),赴颍州(州治今安徽阜阳)军事知州时作。

  (02)“清颍”,“颍”,颍水,淮河支流颍水。颍州滨临颍水,在其下游。《嘉庆一统志》卷二五《河南府一·颍水》:“阳城县阳乾山,颍水所出,东至下蔡入淮。过郡三,行千五百里。”苏轼《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颍咽。”

  (03)“目断”,元本作“来送”。

  (04)“孤帆明灭”,元本作“征鸿去翮(翮,音禾,羽根,此指鸟翼)”。

  (05)“宦游”,元本作“情乱”。

  (06)“青山白浪”,卢纶《送元昱尉义兴》:“白浪缘江雨,青山绕县花”。

  (07)“万重千叠”,元本、二妙集、毛本作“万里千叠”。

  (08)“辜”,元本、毛本作“孤”。“意”,元本作“语”,毛本作“忆”。

  (09)“对床夜雨”句,傅本注:“子由幼从子瞻读书,未尝一日相舍。既仕,将宦游四方,子由尝读韦苏州诗,有‘那知风雨夜,复此对床眠。’恻然感之,乃相约早退,为闲居之乐。”苏轼始为凤翔签判时,与子由别于郑州西门外,马上赋诗一首,有‘寒灯相对记畴昔,夜雨何时听萧瑟。’之语。“孤负”二句:追念过去兄弟一起生活——对床而卧,夜听雨声的情景,并叹息当时相约退隐之语未能实现。林下,山林家园之中,指退隐之处。

  (10)“添”,元本作“雕”。

  (11)“昨”,原缺,据毛本、朱本、龙本补。傅本作“梦”。华发,花白头发。

  (12)“衣上泪”,刘希夷《捣衣篇》:“莫言衣上有斑斑,只为思君泪相续。”

  (13)“添”,元本作“占”。“眉间喜气添黄色”,谓面有喜色。《太平御览》卷三百六十四《人事·额》引《相书占气杂要》曰:“黄气如带当额横,卿之相也。有卒喜,皆发于色,额上面中年上,是其候也。黄色最佳。”韩愈《郾城晚饮奉赠副使马侍郎及冯李二员外》:“城上赤云呈胜气,每间黄色见归期。”苏轼《浣溪沙·彭门送梁左藏》:“唯见眉间一点黄。”此处预祝苏轼、苏辙两兄弟不久将在家相聚。

  (14)“相看”二句,以前兄弟会面情景仿佛还像是昨天的事,但已过去了许多年月。

  (15)“花如雪”,落花纷纷如雪也。


【翻译】

  满江红·怀子由作

  清澈的颍水向东流淌,我满怀愁绪地看着江上若隐若现的孤帆远去。

  在这凄清的贬谪之地,青山之下白浪飞翻,你我万里相隔实难望见。

  想到就这样白白辜负当年的归隐之约,如今卧床听雨也是这般萧瑟。

  唉!深憾此生总与你匆匆相别,这种无奈的感觉不禁让我白发虚增。

  我在这黄河岸边祭下一樽美酒,  将你我那无尽的过往从头细数。

  你我二人那日相见恍若眼前,但在不知不觉间却已过去了悠悠岁月。

  我衣襟上愁苦的泪痕隐约还在,但眉间喜气却已暗示你我重逢在即。

  待到重逢日,我定要和你同游池上,到如雪落花中寻觅春天的痕迹。


【赏析】

  这首词是苏轼在元祐六年辛未(一九〇一)八月,作于东京赴颍州军事知州途中。》)。“(元祐)六年,召为吏部尚书,未至。以弟辙除右丞,改翰林承旨。辙辞右丞,欲与兄同备从官,不听。轼在翰林数月,复以谗请外,乃以龙图阁学士出知颍州”(《宋史·苏轼传》)。细细地品读词意,此词当为怀念胞弟,追感前约之负,厌于官场倾轧,企盼归隐休闲之乐而作。

  子由,苏辙字,作者胞弟,时在东京(汴京)。《宋史·苏轼传》:“(元祐)六年,召为吏部尚书,未至。以弟辙除右丞,改翰林承旨。辙辞右丞,欲与兄同备从官,不听。轼在翰林数月,复以谗请外,乃以龙图阁学士出知颍州。”《苏轼词编年校注》中册第六九六页《满江红·怀子由作》:“元祐六年辛未(一〇九一)八月,作于东京赴颍州军事知州途中。案:细品词意,此词为怀念胞弟,追感前约,厌于官场倾轧,企盼退闲之乐而作,与《苏轼诗集》卷三三《感旧诗》所写情事相吻,当为同时之作。其《诗》序曰:‘嘉祐中,予与子由举制策,寓居远怀驿,时年二十六,而子由二十三耳。一日,秋风起,雨作,中夜翛然,始有感慨离合之意。自尔宦游四方,不相见者,十尝七八。每夏秋之交,风雨作,木落草衰,辄凄然有此感,盖三十年矣。元丰中,谪居黄冈,而子由亦贬筠州,尝作诗以纪其事。元祐六年,予自杭州召还,寓居子由东府,数月复出领汝阴,时予五十六亦。乃作诗,留别子由而去。’词中‘辜负’二句,乃指子由所云‘辙幼从子瞻读书,未尝一日相舍。既仕,将游宦四方,读韦苏州诗,至‘那知风雨夜,复此对床眠。’恻然感之,乃相约早退为闲居之乐。’故子瞻始为凤翔府,留诗为别曰:‘夜雨何时听萧瑟。’’词中‘恨此生’三句,即《诗·序》所言‘不相见者,十尝七八。’词中‘一尊酒’二句,指轼与子由‘不见者七年,熙宁十年二月,始复会于澶濮之间’事。兄弟二人于黄河侧相会后‘相从来徐,留百余日’而别。此次‘自杭州召还,寓居子由东府,数月复出领汝阴’,皆兄弟别易会难、令人‘凄然’之事。词中‘无限事’四句,指‘早退’之约,‘河侧’之会,看来‘恍如昨’日,算来已‘许多年月’。词中‘衣上’句,指‘谪居黄冈,而子由亦贬筠州’的坎坷遭遇。‘便与君’三句,乃想像兄弟相会与退居之乐。盖《感旧诗》写于东京,为留别之作;此词则写于赴颖途中,为怀旧之作。词上片‘清颍东流’云云,乃想象子由念我赴颖之景,用《诗经·陟岵》、杜甫《月夜》手法。“辜负”云云,写我常负‘早退’之约的惆怅;下片写感旧事之可痛和践‘林下’之约可待。全篇突出一个‘怀’字,而宦海险恶之意亦隐然可见。《感旧诗》王《案》编于元祐六年八月,此词亦应编是时。《苏诗总案》将此编元祐七年,孔《谱》编熙宁十年,应存疑。”


【作者介绍】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字子瞻,又字和仲,又称大苏,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与父苏洵,弟苏辙合称三苏。他在文学艺术方面堪称全才。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在艺术表现方面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代很有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喜作枯木怪石,论画主张神似。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更多宋词欣赏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苏轼的词全集栏目。(http://www.xigutang.com)

  苏轼在才俊辈出的宋代,在诗、文、词、书、画等许多方面均取得了登峰造极的成就。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文学和艺术天才。


【词牌介绍】

  《满江红》,亦作《念良游》、《伤春曲》。此调唐人名《上江虹》,以后改今名。《词谱》以柳永“暮雨初收”词为正格。双调九十三字。前片四十七字,八句,四仄韵;后片四十六字,十句,五仄韵。用入声韵者居多。格调沉郁激昂,前人用以发抒怀抱,佳作颇多。

  本调九十三字。首句四字,不用韵。次句七字,起韵,上三字为豆,第一、三字可仄,下四字,第一、三字平仄不拘。第三、四句为四字两句,上加三字豆。“宦”、“游”二字可仄可平;“青”、“白”二字亦平仄不拘;惟一为仄协,一为平协耳。第五、第六俱七言句,上句仄起仄收,不用韵,下句平起仄韵;宜用对偶。第十句八字,句法上三下五,实即平起平收之七言句,上加一字豆也。末句三字,作平平仄,乃定格;而语气须与上句相贯。后阕换头。起四句皆三字仄句,第二、第四句协韵,第一句第二字,第三句第一、二字,俱不拘平仄。此四句既可一、二两句自为对偶,亦可以上二句对下二句。第五、六句亦为两四字句,上加一豆;上句“看”字可仄,下句协韵而平仄不可移易。此八字宜用对偶。以下均与前阕第五句以下相同。


【格律对照】


  满江红·怀子由作苏子吟啸图

  北宋·苏轼

  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灭。

  ⊙●○○,⊙⊙●、⊙○⊙▲。

  宦游处,青山白浪,万重千叠。

  ⊙⊙●,⊙○⊙●,●○○▲。

  辜负当年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瑟。

  ⊙●⊙○○●●,⊙○●●○○▲。

  恨此生、长向别离中,添华发。

  ●⊙○、⊙●●○○,○○▲。

  一尊酒,黄河侧。

  ○⊙●,○○▲。

  无限事,从头说。

  ⊙⊙●,○○▲。

  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

  ●⊙○○●,●○○▲。

  衣上旧痕余苦泪,眉间喜气占黄色。

  ⊙●⊙○○●●,⊙○⊙●○○▲。

  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

  ●⊙○、⊙●●○○,○○▲。

  (注:○平声 ● 仄声⊙可平可仄 △平韵 ▲仄韵)


【繁体对照】

  滿江紅·懷子由作


  作者:宋·蘇轼


  清颍東流,愁目斷、孤帆明滅。宦遊處、青山白浪、萬重千疊。孤負當年林下意,對床夜雨聽蕭瑟。恨此生、長向別離中,添華髮。

  壹尊酒,黃河側。無限事,從頭說。相看恍如昨,許多年月。衣上舊痕馀苦淚,眉間喜氣添黃色。便與君、池上覓殘春,花如雪。

------分隔线----------------------------
热点内容

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 2008-2018 习古堂国学网(www.xigutang.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